留言反馈

互联网:充分“用”好才能真正“管”好

——学习《4·19讲话》“建设网络良好生态”心得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18日 | 字体放大 | 字体缩小

作者:顾勇华 |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4·19讲话》是健康推进网信事业发展的纲领性文献。“建设网络良好生态”在《讲话》阐述的六个问题中位列第二。

  围绕如何建设网络良好生态,长期以来的着力点还是在直接“管控”上。一方面是陆续推出不同层级的政策规范,从2014年8月开始实施的《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到即将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逐步构建起比较完善的管理框架;另一方面,则是努力提高网上舆情的监测水平,及时处置不良信息传播,优化应对突发舆情的各类方案。直接“管控”,见效也直接、快速。

  但是,直接“管控”,包括网信部门的依法“管控”、宣传部门的提示“管控”,并没有从根本上摆脱被动应对的窘境,这是影响网络良好生态的一个重要指标。今年三、四月间,全国大大小小突发舆情事件先后发生了七八起。分析这些舆情事件不难看出,有必要调整关于“建设网络良好生态”的思维方式,对舆情事件变被动应急为主动建设,从而有力促进网络良好生态的形成。

  《讲话》在强调对有害信息必须坚决“管控”的同时,进一步指出:加强网络内容建设,做强网上正面宣传,培育积极健康、向上向善的网络文化,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滋养人心、滋养社会,做到正能量充沛、主旋律高昂。要义是网络必须更好地服务人民,讲的是“用”。

  如果我们把“8·19讲话”、“2·19讲话”和“4·19讲话”联系起来学习不难发现,这些讲话把一些关键概念之间的辩证关系阐述得十分透彻,比如,党性和人民性是一致的,舆论监督和正面报道是一致的。关于网络良好生态建设,“用”和“管”也是一致的。可以说,没有充分的“用”,就难有真正的“管”。

  以充分的“用”实现有效的“管”,是相互依存的关系。因为网络空间相对复杂,我们先以报纸、电视为例。在恒定的版面中,短而精的好文章多了,长而空甚至假的东西就没有立足之地了;在恒定的时间段里,节目精练了,掺水就自然少了。网络空间无论怎样复杂,这个道理是一样的。有益而引人的内容多了,把网“民”吸引住了,虚假甚至有害的东西不但不可能站上舆论舞台的中央,还会被广大网民自发抵制。所以,高水平的“管”,一定不是兵来将挡,而是设法做到无需管控。无需管控的背后,则是充分用好网络传播——“管”的水平是通过“用”的能力来实现的。

  然而,认识到“用”与“管”的辩证关系是一回事,能不能形成共识、成为实践中的操作方式,是另一回事。总体看,我们用好网络的自觉性还不高,能力也不强。主要原因有三:

  其一,取易舍难。直接的管控,包括依法约谈、删帖或关闭,以及不断的提示,操作简单,表面收效也快。而想“用”好网络就不容易了,至少要遵循“时、度、效”要求拿出好的内容,还要知道你的听众观众读者在哪里,收效往往不能立竿见影。

  其二,预警不足。说起来都是大数据,柱图饼图让人眼花缭乱,其实多为事后概括,最多也就是事中监测,几乎做不到“治病于未病”。其中,既有案例太少不足以比对分析等原因,也有对互联网传播规律认识还比较肤浅等原因。

  其三,思维陈旧。互联网传播的兴起,的确暴露了新闻舆论工作机制体制上的某些缺陷,但是,更重要的变革还是要从思维方式上找原因。为什么大家对相对侧重于技术的管控驾轻就熟,而对“用”显得能力不足呢?显而易见的症结就是直接管控是传统媒体思维而不是互联网思维。传统媒体思维方式,就是我说你听,至于你听不听并不清楚。在互联网尚未成为传播方式的时候,你就是不听也没有什么渠道另说一套。现在不同了,你说得不入耳,别人就要另说一套,甚至胡说八道。以直接管控应对这种网络乱象,不符合新闻舆论工作的一般原理,不适应网络传播一般规律,效果有限,被动难免。

  考察今年三月初到四月初连续出现的热点舆情,包括山东于欢案、广东韶关托养中心事件、河南中学生被骗淫、四川泸县中学生坠亡、陕西问题电缆、辽宁瞒报洪灾伤亡人数、云南西双版纳中院错判等等,多多少少都是错过了“用”网络做好传播的先机,小事件也成了大舆情。

  深入学习《讲话》,以讲话精神为指导提高用网能力,通过充分“用”做到有效“管”,形成长效机制,应是我们在“建设良好网络生态”中探索前行的一个思路。用不好网,在网络阵地中没有自己的位置,“生态”又从何而来?

  通过“用”促进网络良好生态建设,除了提高认识、拿出措施,还要有弃旧图强的决心。目前,全国媒体都在热热闹闹搞媒体融合发展,这是真正提高“用”的能力的必由之路。可是,融合发展不是简单的“合”,更要有坚决的“破”。许多媒体抱怨压力大、有瓶颈,说到底,还是不愿意、不舍得变革已经习惯的一套做法。比如,许多媒体不顾自身条件,努力找人才、搞中央厨房,实际上是在硬做一件自身能力做不好甚至做不到的事情,这与从前任意单位都是“小而全”的封闭小社会没有多大区别。如果有“破”的勇气,融合的出路就在面前。比如,勇于像英国BBC那样奋力打破旧的内部格局,做全新的传播运行;又如,拿出自己善于做内容的优质资源,通过符合规则的做法,主动融合到优秀的互联网媒体中去——融合既然可以拿过来做加法,为什么不能走出去做乘法呢?如果没有这样的决心,不知道在融合的大门口还要徘徊多久。

  充分认识互联网传播中“用”与“管”的关系,推动网络良好生态建设,是促进网信事业发展的新话题。短期来看,直接“管控”对做好眼前的热点回应是必要的。长期展望,更加重视对“用”网的研究,不断增强用网能力,是建设良好网络生态的根本出路。借用一句老话:网络阵地,你不去占领,别人就要占领。

  (作者系中国记协书记处原书记、中宣部教育部“千人计划”业界专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