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反馈

传递真理之火,代圣人立言笔重千钧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10日 |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4版 | 字体放大 | 字体缩小

1.jpg

  中央编译局发行马克思主义经典文本和普及读物,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这一系列共18本,编辑历时半年多,这对编译局的编译者来说,并非常规工作。30多年来,他们最主要的任务是完成《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简称《马恩全集》)第二版共70卷的编译,目前已出版28卷。

  中共历来重视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编译研究。上世纪50年代初成立的中央编译局有中共思想库之称,编译了《马恩全集》《列宁全集》《斯大林全集》及选集本、单行本、专题读本和普及读物等。

  中央编译局副局长柴方国说:“经典著作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文献载体。编译工作的目的是让我们学习、运用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有书可读、有文献可用。”

  一本书 二十人 两三年

  “代圣人立言,笔重千钧。”中央编译局原副局长顾锦屏说。他以《马恩全集》第二版的一卷为例说,一本约60万字的译著,从着手翻译到正式发行,大约需要20人花两三年时间。

  编译马恩原著难度大,为保证翻译质量,译者必须深入细致地考查当时的历史背景、社会思潮、文化生活等,同时反复思考、准确把握作者的思想要义。

  编译者李朝晖说,新中国成立初期语言人才匮乏,《马恩全集》中文第一版大部分文献是从俄文转译的,第二版则是严格按原著重新修订。

  “在马恩整个生涯中,有大约60%的著作是用德语写成的,30%是英文,还有10%是法文、丹麦文、捷克文、意大利文。”她说,这对译者是很大挑战。

  最新发现的文献中,有两篇是恩格斯为其重要著作《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丹麦文版和意大利文版所作的补充注释,是俄文版、德文版和中文《马恩全集》第一版所没有的。

  编译者找到精通德语的丹麦和意大利学者将这两篇译成德文,又请精通丹麦文和意大利文的中国译者翻译成中文,然后对照中德译文与注释文献交叉印证。

  “有些西方学者标榜马克思主义‘非意识形态化’,企图重新解读甚至解构马克思主义。”柴方国说,“我们在充分吸收外国学术成果的同时,要注意应对有关马克思主义解释方面的新挑战,防止思想上的混乱和动摇。”

  再译经典 绝非“炒冷饭”

  中央编译局组织编译了《马恩全集》第一版,耗时20年。如此浩大的工程为何要重来?

  编译者朱毅说,这不是炒冷饭,“新版的全集能更准确、全面地展现马恩的人生轨迹和他们思想的原貌”。

  《马恩全集》第二版以国际马克思恩格斯基金会正在编撰的《马恩全集》历史考证版为编译蓝本,该版本计划收录目前所有能够搜集到、考证清楚的马恩著作、书信、手稿和摘录笔记等。

  “第二版增添了很多从未公开面世的资料,比如第一版收录的大多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写的书信,第二版增加了一些别人的信件。这些通信往来对全面地了解马恩的思想更有帮助。”李朝晖说。

  她说,第二版收录了几封首次公开的燕妮给马克思等人的信。从中可以看到,贫病交加、债主堵门的马克思仍在帮助受迫害的共产主义者同盟盟员,为他们在法庭上奔走,资助他们逃亡。“即使是最困窘的时候,马克思也没有放弃思考和写作。这种坚毅的精神让我每次看到他的文字,都觉得感佩不已。”

  几代人 一件事

  60多年前,18岁的顾锦屏成为中央编译局首批翻译者之一。他的第一个任务是翻译苏联的马克思主义工具书《简明哲学辞典》,“办公楼里经常是整晚灯火辉煌,那真是激情燃烧的岁月啊!每个人都是斗志昂扬”。

  如今,一起翻译辞典的同事陆续离世,85岁的顾锦屏仍坚守在编译工作第一线。“只要没有老糊涂,我还是愿意尽力而为,做有益事业。”他说。

  鉴于《马恩全集》第二版要经过多年努力才能出齐,为尽快满足社会各界对经典著作最新版本的需求,中央编译局根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安排,于2004年启动了十卷版《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的编译。

  为完成这一任务,顾锦屏和编译局其他一些老同志都“退而不休”。

  “这辈子最幸福的事就是选择了自己热爱的职业。”72岁的中央编译局原局长韦建桦说,对真理的信仰是自己工作的强大动力。

  “中国几十年的发展向世界雄辩地证明了马克思主义的强大生命力。”他说,越来越多人认识到,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蕴含着真理与智慧。尤其是在面临重大社会问题,如金融危机、环境问题、社会阶层冲突时,很多人开始重读《资本论》等著作。

  满怀信心 薪火相传

  在领导革命、建设和改革的伟大历程中,中国共产党始终坚持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实际相结合,走出了一条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道路。

  “作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开辟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境界,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著作编译工作也迎来了新时代。”柴方国说。

  29岁的胡晓琛在编译局工作近5年,入职起就参与《马恩全集》第二版的编译工作。他上大学时研读过《共产党宣言》和《德意志意识形态》,“到编译局工作后接触到了原版,那种找到源头、发挥所学的兴奋感一直延续至今”。

  互联网时代,价值观多元化也影响到编译局的年轻一代,也有和他一起入职的同事辞职。面对“外面”的诱惑,胡晓琛没有动摇。“时代需要多元化的理想和追求,在这个岗位上,我能找到荣誉感和使命感。”他说。

  柴方国说,目前中央编译局马列部在职编译人员40余人,其中近三分之一在30岁以下。

  近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时,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加大经典著作编译力度,坚持既出成果又出人才,培养一支新时代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编译骨干队伍。

  “总书记的重要讲话充分肯定了编译工作的价值,对今后的工作提出明确要求,指导性、针对性都很强,这让我们对未来充满信心。”柴方国说。